金沙澳门网址

当前位置:澳门唯一金莎娱乐 > 金沙澳门网址 > 乱离,正义的谋杀(一)

乱离,正义的谋杀(一)

来源:http://www.savelapetitebande.com 作者:澳门唯一金莎娱乐 时间:2019-11-21 03:17

写在前面,

这篇小说字数一共2.8万,分了2篇,在文章最末尾有链接跳转。

认真阅读大概需要1个小时。

你如果现在没事,那你安静的读完,并且在最后评论一下。

没有人愿意接受平庸的一生,我的朋友。

第一节

如果忍无可忍

那么就不用再忍了。

宁受十人辱,不出一次头。这是对赵海最贴切的评价。

这一次的侮辱,应该是赵海遇到的最大的一次。宁县的治安主任刘矮子,带着几个马仔,当着赵海的面,把赵海的老婆王雁给轮奸了。

2月23日,刚刚过完元宵节。刘矮子就开始收保护费了,这次保护费比以往贵了一倍,由1000元变成了2000元,赵海的软弱,让刘矮子的显得越肆无忌惮。当赵海说太贵的时候,刘矮子上去就是左右开光,两个巴掌火辣辣的打在赵海的脸上。赵海那细微的抗争声也被这响亮的巴掌声给掩盖了下去。

“别人都说一个巴掌拍不响,你看,我一个巴掌拍的多响?啊哈哈哈哈呃!”刘矮子嗝了一下,对他带来的人示意,开始动手抢超市里面值钱的电脑、电视。

王雁本来一直躲在屋子里,这时候她再也忍不住,冲了出来。胸前两团波涛把刘矮子的眼睛都晃晕了,他一个闪身抓住了王雁的手,将王雁拉到了自己的怀里……

赵海全程看完,他数了,一共是107声哭喊,那是他老婆撕心裂肺的哭喊,连嗓子都哭哑了,但是赵海就这么被两个马仔拿刀压在地上,半分不敢动弹。

一共进行了一个小时又十一分钟,期间有三个邻居听到声音,过来查看,其中有一个还拍了照,但是他们,都没有报警,而是选择沉默。然后在后面再有意无意之间的透露出赵海老婆被强奸的趣闻,当作谈资。

乱离,正义的谋杀(一)。刘矮子提起裤子的时候,曾说“赵海,今天我们几个帮你解决了婆娘的需求,这个辛苦费你可得给!我们四个人,也不要你太多,1万块吧!”

赵海那时候满腔怨愤的说“你把我老婆给强奸了,还问我要钱,你还是人吗?”

刘矮子反手一个巴掌拍在了赵海的脸上“他妈的,你不要给脸不要脸!我不是人,你老婆难道是跟在狗上床吗?!”刘矮子虽然等于是在骂自己是狗,但是没人敢笑。

赵海被这一巴掌打蒙了,连还口的能力都没了。刘矮子临走前还狠狠的在赵海老婆王雁酥胸上揉了一把。

乱离,正义的谋杀(一)。王雁就像离了水的鱼,只剩了半条命,任人凌辱,眼泪也流干了。

赵海等这4人走上,慢慢的爬到王雁身边,抱着老婆的身子,大声的痛哭起来。

事情刚过去一个月,王雁就自杀了,喝的农药,据说发现时已经断气了。

赵海回到了空荡荡的家,他是开超市的,就住在超市里,本来他是有装摄像头的,可偏偏3个摄像头都被刘矮子提前派人给砸了,导致强奸发生的时候,没有直接的证据。

报案的时候,因为不懂保留证据,王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的清洗身子,没有留下任何精液或者指纹。

导致刘矮子在派出所呆了一天就放出来了,赵海曾去找那几个邻居来作证,可是没人愿意,他们都怕刘矮子的打击报复。

赵海把自己锁在屋子里,手上轻轻的抚摸着妻子王雁的照片。照片上看,王雁身材比例很协调,一双弯月眉下面是对明亮的眸子。

赵海在纸上写了几个人的名字,排在第一个的是刘矮子的得力手下,付小飞。

赵海高中毕业后就不在看书了,而现在他却重新的看起了书,而且还写满了手札。

人活着如果没有目标,没有梦想,那就是行尸走肉,这对以前的赵海很贴切,他那时候只是一具会走路的尸体罢了。他只希望可以安安心心的过完这一辈子。但是,现在,他有目标了,他老婆死了,但他活过来了。

今天是他老婆的三七,丈母娘那边刚刚把赵海又臭骂了一顿,丈母娘刚听到自己二十几岁的女儿就这么死了的时候,直接晕了过去,连掐了几次人中才醒过来。女儿出殡的时候,又哭晕过几次。丈母娘这边从来不知道女儿被强奸的消息,她只认为是这个老实无用的女婿逼死了女儿。

赵海跟踪付小飞已经11天了,从他老婆死后,他就准备把这些人全部拉去陪葬了。付小飞,个子不高,染着黄色的头发,他一个人走路却要占两个道,因为他走路左颠右摆,没有正形。

“全长807米,这次用时14分32秒”这个速度不快,赵海在笔记本记下。经过11次的跟踪,赵海算出付小飞通过这条小巷的平均用时大概在14分半。

“也就是说,有三分钟的时间”

4月17日的早上,位于县城东南部的棚户区发生了一起割喉杀人案,死者为二十岁左右的男性。

具知情人士透露,死者名叫付小飞,今年刚满20岁,自从高二辍学在家,就在县城为非作歹,多次被治安拘留。

作为县公安局的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汪建明正在现场勘查,法医刘思言满脸焦虑,过来说:“死亡时间大概是昨天晚上的23:30左右,直接致死原因是被利器划破喉管,血液流入肺部,窒息而死”

汪建明问道:“还有别的发现吗?”

“身上的手机、钱包都在,没有丢失”刘思言回答道。

“现场有作案痕迹吗?”

“因为发现的比较晚,警察没来之前,有很多围观群众近距离观察过尸体,足迹较乱,犯罪现场并没有什么有效的痕迹”

汪建明点了点头,随后转过头对旁边正在记录的刑警说:“目击证人的口供采集的怎么样了?有认识死者的吗?”

刑警刘平说“汪局,死者是派出所的常客,刚刚和霞飞路派出所的同事确认了,死者名叫付小飞,今年20岁,高二就辍学在家,是名无业游民,经常因打架斗殴被抓进去治安拘留。”

汪建明点了点头,问道“身上钱包、银行卡都在,里面有三千多现金,只有手机不见了,衣服也被丢在一旁,抢劫杀人的可能性很低。你去查查他的人际关系,把跟他有纠纷的人列出来。”

刘平点了点头,领命去了。其他刑侦处的干警查监控的查监控,通知家属的通知家属。一切按部就班的进行着。

汪建明叫来了刘思言,汪建明摸着自己的脖子,忽然道“思言,如果让你切开人的喉咙,你会用什么工具?”

刘思言不假思索的说“手术刀,轻轻一划就开了”

“人被切开喉咙后,还能活多久?”

“如果连气管被一起割开,就像这起死者一样的话,3分钟”

“那他死前还能发出声音吗?”汪建明问道

“只有血泡产生的声音,就像呼噜声一样,其他的声音是发不出来了”刘思言吞了口唾沫。

“人喉管被划开的话,血是不是会溅出很远?”汪建明的声音充满着惊喜

“是的,心脏强大的压力,可以使血喷出一米开外,噫!是的,现场居然没有看到血液喷洒的痕迹?”

“那么只有两种可能,第一血液喷出的时候被凶手预料到了,他用某种方式把血接住了,第二凶手是在其他地方杀人,然后把尸体转移到案发现场!”汪建明惊喜道

“但是第一种可能性不大,因为凶手既然都不想留下痕迹,为何会让我们看到尸体?”刘思言说道

“或许两种可能都有,凶手先把血接住,然后把尸体移到案发现场,这样我们要调查的范围就很大了”汪建明渐渐的平静,他在笔记本上写了几个关键词,“割喉、仇杀、情感纠纷,男性,反侦察能力”

“就只有等周边走访的情况了”刘思言说了一句废话。

根据刘思言的分析,汪建明开了个会。

“监控查的怎么样了?”

“我们把4月15-17日的三天的视频全部看完了,而且反复确认了三遍了。付小飞16日21点35分走出东郊巷后,就进入了监控盲区”

“等等,付小飞的尸体是在育民巷发现的吧?”

“是的”

“那为什么没有监控拍到他进入育民巷的画面?”

“汪局,这点我们也很疑惑,我们5个人把育民巷的两个监控反复看了7遍,都没有看到他进入的画面”

“那么就是说!育民巷子并不是第一现场,他是给人运到育民巷的”

“可是我们也没有看到有车辆进出育民巷啊,而且这几个巷子都不宽,只有3米宽”

“育民巷和东郊巷是平行并列的两条巷子,两者间隔大概多远?”

“从地图上看可有500米,杀人移尸的时间不够吧?”段楠楠指着地图说道。

“你先画出付小飞回家的路线”汪建明指着地图

“付小飞回家的路线是这样的,当天晚上他在网吧上完网后 ,先经过滨河大道左转进入东郊巷,然后转去秋溢路,这是他应有的回家路线,当晚的监控也是记录了他回家的全过程”段楠用红线上画出了一个Z字型。

“好一个移花接木!”王建明对这个凶手的出色的布局能力不禁钦佩了起来。

“汪局,是怎么移花接木的?”张强不明所以

“监控显示21点35分付小飞走出东郊巷后,就进入了没有监控的秋溢路。对不对?”

“是的!他21点20分进入的东郊巷,全程用时15分钟,是正常行进。而且根据刘法医的判断死亡时间是在23点30分,明显不符合作案时间啊。”张强兀自要争口。

“如果让你背一个成年人走1里路,大概要多久?”汪建明反问道

“应该要半个小时以上吧,加上中间休息的话,大概40分钟可以完成”

“死人会不会走路?”

乱离,正义的谋杀(一)。“不会”

“那必然要有人把付小飞运到育民巷那边去,对吗?”

“是的。但是这些横向的支路并没有监控,实话说,凶手之所以挑在这里作案,也是因为这些比较偏僻,只有巷头巷尾有监控。没有人能拍下他作案的所有过程。”

“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。付小飞从来就没有出过东郊巷?”

“怎么说?”众人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,开始竖起耳朵听汪建明的分析了。

“付小飞21点20进入东郊巷,在途中被敲晕后。凶手穿上和付小飞一样的衣服,从监控正常出去,回到霞飞路后。凶手再从没有监控的地方进入东郊巷的支路,将尸体拖到了育民巷。”

“汪局,那在他回来的这段时间里,那么大一个人不会被发现吗”

“东郊巷虽然晚上行人比较少,但是还是会有进出的行人,光我们在监控上就统计了有20多个人进出。那么这些人为什么没有起疑心呢?”段楠楠补充道

“要么被埋了,要么付小飞那时候以一个极其正常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?”

“你们现在赶紧派人去东郊巷寻找一下有没有坑,或者能藏人的东西!”汪建明循循善诱,他把案情分析的让人心服口服。

“把监控查看的地域,以育民巷为中心,向外辐射1.5千米,重点观察几个和付小飞有矛盾的人”汪建明命令道。

“是!”众人齐声回道

“张强,付小飞死前接触的几个人全部带过来问话,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”

“好的,汪局”

“等这个案子结束,我批大家10天假,尽情的去玩!”汪建明知道大家都很累,所以必须要激励一下。

“哇!汪局,我爱死你了”段楠楠忘乎所以。

汪建明老脸一红,出了办公室。

第二节

汪建明以为这只是一起普通的凶杀案,按照常规的侦破流程进行着,直到10天后,4月26日,又一起杀人案发生了。

另一名死者黄志远出现了,这次的凶杀案现场让人触目惊心!黄志远喉咙被切开,口含着自己的阴茎,下身更是被捣碎,双手反绑,浑身赤裸的躺在县中心的人民公园的草丛中。

汪建明眉头紧锁,用手捂着嘴,忍住了呕吐的动作。

连见惯了尸体的汪局都这样了,下面那边刚从警一两年的年轻警察早已吐的不成样子。

法医刘思言将占满血渍的塑胶手套脱下,擦了擦脸上的汗,“这很明显,是报复性的凶杀案。死者的下体被割掉,我怀疑死者生前估计有不良情史或者感情纠纷”

乱离,正义的谋杀(一)。汪建明同样这么认为,“死因和死亡时间知道了吗?”

刘思言说“直接死因应该是失血过多,因为身上并没有发现其他伤口,但也不排除毒杀,我要回局里才能排除毒杀的可能性,死亡时间在48小时左右,局部尸斑已经出现了”

跟前不久的凶杀案一样,死者的衣服就丢在一旁,财物具在,只有手机不见了,钱包里的身份证表明了死者名叫黄志远,22岁,宁县本地人。

“刘平,你去通知下死者的家属,详细的询问死者生前有没有感情纠纷或者性侵行为”

刘平刚刚看了尸体,脸色显得十分苍白,见可以离开这里,连忙说“好的!汪局”

“现场有犯罪痕迹吗?”汪建明问另一个刑警张强。

“我和技侦的同事并没有发现打斗痕迹,我们怀疑这里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”

“好!把72小时前到现在的周边录像全部去调过来,排查一切可疑人物!”

“犯罪嫌疑人有留下脚印指纹DNA吗?”

“我们目前只发现了死者一个人的足迹!还没有提取到有效指纹”张强回答道

“难不成这小子还是自己把自己的割下来,塞嘴里的?”汪建明大声说道

众人下意识的夹住了双腿,不敢回答!

“再仔细去查查,看看是不是凶手穿了死者的鞋,把人背过来的”

“汪局,我们测了脚印的深度,可以确定体重是在60-70千克之间,两个成年男人的体重应该比这重多了”张强低声的说道

汪建明戴上脚套,进入了草丛,现在是春天的雨季,草丛很茂密,土壤也比较湿润,一般人踩上去都会留下一个足印,那凶手是如何只留下一行足印的呢?这行足印只有进去的,没有出来的。

足以证明,凶手做事很小心,按凶手的能力,完全不用让大家发现尸体的,他可以沉尸湖底,或者把尸体挖坑埋了。可他偏偏不,就把尸体扔到公园的草丛里,让人发现。草丛距离公园内部的小径不过短短三米路,气味很容易被人闻到。

汪建明尽量从凶手的角度去思考问题,他得出了以下结论:1、凶手是名男子2、凶手具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3、凶手杀人是为了让人知道

汪建明在现场边思考边检查,他感觉尸体就像从天而降的一样,或者说是尸体自己走过来的一样。

虽然现场足迹有点混乱,但是只有一条足迹延伸到了外面。看来只有从现场监控和群众走访了解案情了。

“说说吧,大家对这家命案有什么看法?”汪建明第一时间把主要人员召集来开会

“汪局,这件案子很明显的报复式的作案。我们重点应该查询黄志远的人际关系,看哪些人跟他曾经结过冤”张强说道

“大概需要多久能排查清楚?上次那个付小飞的案子给这个案子作案手法大致相同,有可能是同一个人作案”汪建明说

“大概需要2天时间进行走访,我们也会去调查黄志远最近跟谁联络比较频繁,看看从中能不能找出破案的线索”张强说

“对了,上次付小飞那个案子,走访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?”汪局问道

“是的汪局,我正准备汇报。我们联系了与付小飞平时交往甚密的人共计39人,其中就就有黄志远在里面,他听到付小飞的死讯的时候显得很惊慌,说话有点前言不搭后语的,不过他那16号晚上都在舞厅通宵饮酒,而且有多人作证,所以我们排除了他的作案嫌疑。跟付小飞有矛盾的人就更多了,因为付小飞平时经常在周边店铺收保护费,到处打架,充当打手。我们大致询问近100位群众,正在逐个排查。”

“看来黄志远对于杀死付小飞的凶手有点了解,很有可能是他们两个人共同的仇家,你排查的时候,看看同时和黄志远、付小飞结仇的人有哪些。细心一点,犯罪嫌疑人很有可能就藏在其中。”汪建明叮嘱道

“是的,汪局”张强敬了个礼。

第三节

一天后,宁县的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,因为宁县警方发现两名死者生前联系密切,而且均是当地的流氓团伙成员,宁县公安局认为这两起案件均为同一个凶手所为,所以把两案合并侦查。

在“4.26专案组”的成立会议上,组长汪建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“并案调查是因为我们发现,这两起案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如手法均是被割喉,两名死者生前均熟识,其均属同一个流氓团伙,而且跟很多人产生过矛盾,我们怀疑这是一起仇杀案”

宁县公安局局长姜山则指出:“这两起凶杀案凶手留下的线索很少,足以证明凶手具备一定的反侦察意识。我个人认为调查的重点对象为高智商分子,如教师、退伍军人、企业精英等”

众人对此看法均表示认同。

汪建明和张强在一个出租屋内,很窄很暗,里面弥漫着一股难闻的霉味。面前是一个戴着眼镜的胖子,见到两个警察,吓得有点不知所措。

“老乡,我们是来呢是找你了解一点情况的,不用太担心”张强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显得柔和,同时脸上挂着笑容。

“警察叔叔,是…是什么情况啊?我没…没犯法啊?”胖子的恐惧已经完全表现在脸上了。

“葛通25岁,身份证显示你是宁县桃源乡人对吧?”张强问道

“是的,你是怎么知道?”胖子显得有点不可思议,

张强晃了晃一个本子,示意是从暂住证上了解到的。“是这样的,付小飞和黄志远你认识吗?”

胖子葛通两只手不知道往里放,显得不知所措,“认…认识,不,是知道,怎么了?”

“他们两个人都死了,这个你知道吧?”

“知道,这个大家都知道”胖子葛通说的这里语气有了几分欣喜。

“我们听说他们曾经打过你,对吗?”

“是的,他们用棍子打,说我皮厚,会把他们的手打痛,就用这么粗的棍子往我头上敲,往我背上敲,棍子打断了才罢手的”葛通用手比了比棍子的粗细。

“他们为什么打你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我长得比较胖吧!”

听到这里,张强都觉得这两个人该死了,就因为长得胖都可以被成为被殴打的理由。

“4月16日晚上和4月24日晚上你分别在哪里?”这时,汪建明开口了。

“都在家。”葛通说道

“有谁可以证明吗?”

“这个,我一个人住,没…没有人证明”葛通说到这里又开始紧张了。

汪建明瞥了一眼出租屋内部的环境,一张床,一张桌子上放着电脑,屏幕上还有不明液体的残留瘢痕,斗地主的游戏正在等待开始,到处都是臭袜子臭衣服,电脑桌上还有放着吃剩的泡面。

“你在家干嘛?”

“上网”葛通回道

“好,调出你的上网记录”

十分钟后,汪建明和张强从葛通的出租屋出来。

“汪局,这个死胖子网页记录全是访问岛国网站的,真是宅男”张强显然对这个胖子的同情变成了鄙视。

“毕竟是个人,总有点生理需求”汪建明打趣到。刚刚他们查看了胖子葛通的所有网站访问记录,发现他固定每天晚上八九点就开始访问岛国网站,观看动作片,而且浏览器网页收藏夹都是各个不同岛国网站的网址,硬盘里也在某个文件夹里发现了3个G的种子。

他们再叮嘱了几句葛通,让他有什么情况要及时跟公安部门汇报,就走了。

汪建明看了笔记本上的名字:赵海。

这是下一个要去走访的对象,同时和黄志远和付小飞结仇的人。

望着已经关门的天天超市,汪建明觉得不正常,他掏出手机拍了照片,“张强,给赵海打个电话”

张强很快打通了电话,“喂,你好,是赵海吗?我这边是宁县公安局刑侦科的张强,想找您了解一点事情”

“哦。张警官,有什么事吗?”赵海的声音显得有点害怕。

“是这样的,我们在您的超市门口,能麻烦您开门吗?”

“我超市关门了。我回老家了”赵海回道

“啊?关门了?是什么时候关门了?”张强把声音提高了一点,好让汪局也听到。

“4月3日,清明节的时候”

“哦,4月3号啊,那你什么时候再回宁县啊?”张强问道

“不知道了,张警官是有什么事吗?”赵海的语气显得有点不耐烦了。

“也没啥事,你暂时不要换号码,我有事会联系你的”张强嘱咐道。

“好的。张警官。没事我就挂了”随后就是嘟嘟的声音了。

“汪局,这小子4月3日就不在宁县了,说回老家了”

“回老家了?他老家哪里的?”汪建明眉头紧蹙。

“身份证显示是黄县的,离我们这里有400公里吧”

“查查他4月3日有没有乘坐交通工具离开宁县,顺便查一下当时的监控”汪建明吩咐道

他觉得这个叫赵海的男人表现的不寻常,虽然他有足够的不在场证明,但是还是显得很奇怪。

案件正在当地发酵,盛传有一个割喉杀手,专门半夜出来杀害年轻男子,导致大部分小年轻晚上要结伴出行,一些学生家长更是开始接送孩子上下学。

汪建明今天出来走访群众,主要是因为监控方面没有大的突破,16号付小飞案件中,有作案嫌疑的三个人都没有出现在监控里,而4月26日黄志远的案件,更是因为没有监控录像,只能从周边着手,而地处宁县核心地带的人民广场,24、25日两天的人流量加起来有3万多人,进入广场的也有1万多人,当然这么多人也有重复进入的,但是对于只有20几个刑警的宁县刑侦科来说,无疑是用在单核处理器来运算天文数字,除非知道犯罪分子的具体特征,否则排查根本进行不下去。

今天已经是4月30日,宁县作为一个旅游大县,县城各处的宾馆已经爆满了,五一小长假吸引了不少游客远道而来。

随之而来的是,大部分警力被派去街上维护治安。

专案组只有十几个干警在岗,而且这还是汪局下了死命令不让动的人,否则可能人还会更少。

自从普及了天网后,县城所有备案的摄像头都入了网,基本上覆盖主要城区。

现在电脑画面显示的是,4月3日那天赵海在高铁站买票上车的情景,可以确认赵海那天确实回老家了。而其他地方因为摄像头最多只保存15天的录像,所以并没有4月3日的记录,如果赵海早回去几天,那么高铁站的录像也看不到了。

不过汪建明还是没有放弃,毕竟回了家,还是可以回来的嘛。这是他第一次亲自跟赵海通话,电话在嘟了三声后接通。

“喂,我是宁县公安局的汪建明”

“你好,汪警官,有什么事?”赵海的声音显得有点慌张

“你能让你的身边的老乡接个电话吗?”汪建明问道

“我没听错吧?我现在在家里,哪里有老乡?”

“那你就出门去,找你的邻居接个电话”汪建明的语气渐渐的严厉起来

“好,好,你等我一下”

电话那边出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随后又是一阵关门声,然后是脚步声,过了一会儿听到有人对话的声音,说的是方言,随后

“喂,是汪警官吗?赵海叫我接个电话,说您有事找我?”对面传来了另一个男生的声音。

“用你们黄县话,回家怎么说?”

“去归。”那边的男子不假思索的回答道

“好,电话给赵海”

“喂,汪警官,可以了吗?”

“你们那边的雨停了吗?这不马上放假了,我准备过去你那边玩玩”汪建明问道

“噫?这里根本没下过雨啊”赵海表示很疑惑。

“哦?是吗?那可能是我记错了吧。就先这样了,赵先生,感谢你的支持”汪建明的语气十分淡然。

“呵呵,没事,警民互助嘛!”

两人寒暄了一两句,就挂断了电话。

这让在一旁的张强看的一愣一愣的,“汪局,问出什么了嘛?

“没有。目前为止,无法证明赵海在说谎”汪建明摇了摇头。

但凡不为钱财的杀人案,通常是单人作案,因为杀人的风险极大,一旦失手就是死刑。两人以上犯事的话,会出现很多问题,第一是暴露目标大,第二是更容易出岔子,两人的心态,手法,知识构成不同,容错率极低,几乎一犯错就会落网。

汪建明锁定了这起连环凶杀案必然是单人作案,这个很重要,这是大方向性的问题。

第四节

今天就是5月1日,宁县县郊的油桐花海吸引了全国的游客,那花海就像白茫茫的积雪一样,吸引了无数少女的心,因为喜欢而发出的尖叫声不绝于耳。

赵海走在街上,街上的人群熙熙攘攘,远处的民警正在维护着秩序。

复仇的火焰已经布满了赵海的心头,他必须要搞一个大新闻。

而现在,无疑是最佳的时机。

治安主任刘矮子正坐在巡逻的四轮电动车上,眼睛滴溜溜的乱转,他的眼神中满是不安和惶恐。

说起付小飞和黄志远,那可是治安主任刘矮子在那一带的心腹之患,因为这两个人经常纠集一帮团伙,要么打架要么就偷东西,刘矮子作为所谓的治安主任当然被上级领导批评了无数次,他县公安局的姐夫也是拍着桌子让他搞定那一带的治安。于是在元宵节那天的一次酒肉宴会上,刘矮子带着谢俊,黄志远带着付小飞,4个人居然达成了战略合作,“一起收保护费!但是,黄志远等人不得胡乱盗窃、不听指挥!”

已经有两个人死了,付小飞和黄志远那次是第一次跟他混,他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,就带这两个毛头小子去赵海家里收保护费,谁知赵海这个小子完全不给自己面子,自己说好要收2000,怎么可以因为赵海一句话就变成1000,那不就会在新收的小弟面前颜面尽失了吗?

还好赵海的老婆及时出现,刘矮子才立即把矛盾的焦点引向了王雁,他已经觊觎王雁很久很久了,他梦里想的是她,吃饭念着的是她,刘矮子就是要得到王雁,所以当王雁胸前的两只小白兔在那白色短T恤勾勒下显得更加诱人,充分的刺激着刘矮子的每一个细胞,他的小弟当时就肃然起立,随后欲望占据了大脑,人数的优势让他忘记了风险。

王雁的反抗更像是烈火中的一把油,热恋中的催情剂,赵海像野兽一样将王雁非礼了,没想到这一切的报应来的这么快。

他敢发誓,这100%就是赵海做的。

但他又不敢去警察局反应情况,说是因为自己带手下去了赵海家把他婆娘糟蹋了,才引得别人报复杀人的。

“刘哥,你说赵海那小子会不会罢手啊?我听我派出所的姑父说,赵海已经是重点怀疑对象了”另一个穿着治安服装的瘦高个男说道。

“谢俊,不管怎么样,都不要把我们那件事给抖出去,知道吗?刘矮子回头望着谢俊。

“是!是!这事就你我还有赵海知道了,派出所那边也没有留下报警记录,是没有任何马脚的”

“这几天各个派出所的民警都上街了,那小子再胆大也不敢当街行凶的。我们小心在意,等过了这阵风头,我们就去别的省避避,这小子就再也找不到我们了”刘矮子心里害怕,俗话说“软的怕硬的,硬的怕横的,横的怕不要命的”,连刘矮子这种横行霸道习惯了的人,也是天天提心吊胆。

“大哥,你说赵海他怎么做到杀人不留痕迹的?我听说公安局的汪副局长还成立了专案组去破案呢”谢俊问道

“这个...我就不清楚了,可能是警察太笨了吧!你看,那件事发生了我们不也没事吗?”

“哎,你说,我们写个匿名举报信怎么样?就说赵海是杀人凶手,让警方重点调查他!”谢俊显得有点兴奋

“嗯!也不妨试试,但是这个举报信要用电脑打印,而且还不可以我们去送!万一被警察查到,那就说不清楚了”刘矮子思索道

“行!那我等下去办!随便在路上叫个小孩子送到公安局的信箱好了”谢俊不禁笑出了,因为他终于感觉到头上的压力轻了一点。

两人继续开着电动四轮车,在街上巡逻,电动四轮车左转进入了飞云路。

“操,谁在地上放了钉子!”谢俊骂道

两人不得不下车,刚刚电动车的左边的轮胎被扎破了,车身往左边倾斜,显然无法正常行驶了。

而且遭殃的显然不止他这一辆,前面五米处也有辆红色小轿车停在路边,也是因为这辆车停在这里,两人才不得不马上停车。

这条两车道的路,路边的人行道都是游客,油桐花铺满了地面,游客时而拍照,时而交谈。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在路边停车的两个治安人员。

忽然,红色的汽车缓缓的往后溜了一点,电动后备箱也在缓慢开启,但是几乎没有人察觉,刘矮子在打电话,谢俊在查看轮胎的损失情况。

等车子溜到刘矮子面前时,他才说了句“喂,拉下手刹啊” 他同时还闻道了一丝汽油味。

随后,轰的一声,红色汽车的后备箱的汽油瞬间引爆,刘矮子和谢俊瞬间成了火人,汽油就像跗骨之蛆一样,让他们发出痛苦的惨叫声。

周边的游客慌乱的奔走,惊呼声、哭泣声瞬间四起,就像被打乱的鸟群一样,不知所措。

半个小时后

汪建明满头大汗的赶来,这件事情引起的反响太大了,各个媒体第一时间在网上发布,根本没有给他们反应时间。连省里都下了命令,说要派出工作组协助破案。

现场有近百位警力部署,把周围的人隔开,特警,刑警都荷枪实弹的戒备着。

“汪局,死者身份查明了。是刘标峰和谢俊,是治安大队的。”张强说

“现场监控显示,是汽车往后溜的时候,引爆了后备箱的汽油桶,两名治安人员躲避不及,被火烧死”张强补充道。

“毫无疑问,是故意犯罪了。意外是不会可能会在后备箱装汽油的”汪建明说

“可以确认是故意犯罪,也报备了国安局,确认是否为恐怖分子流串到这里犯罪”

“闹市区杀人,要么是天才,要么是疯子”汪建明说了句。

“红色汽车是什么时候停在路边的?”汪建明问道

“这辆车停了得有2天了,并不是今天停的。刚刚在旁边执勤的交警跟我反应的情况。”张强回到

“车主的信息查到了吗?”汪建明问道

“还没,但是应该很快可以查到了”张强回道

“马上查一下停车那天的录像,看看是谁在开车!”汪建明命令道

“是,我们的同事已经在做了”张强知道汪建明会这么问

“两位死者的人际关系排查速度开展,跟姜局说省里和市里都派人来了,安排一下招待”

张强接了命令,立刻去忙了。

法医刘思言则在一旁忙碌着,两具已经被烧的扭曲的尸体,几乎无法分别性别。好在两名死者的身份都知道,死者的家属也接到了噩耗,在警戒线外大哭大闹。说政府不负责,竟然让歹徒当街杀人。

宁县已经很久没有连续发生过命案了,连续三起杀人案给当地政府蒙上了阴影,连上级主管政府也多次开会,要求必须破案。

刘思言实在有点佩服这个凶手,居然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痕迹。唯一的作案工具也因为大火被烧掉,现在也只能寄托监控录像的查看了。

“汪局,你说这个凶手是随机杀人,还是指定杀人?”刘思言问道

“如果这个凶手是指定要杀他们两人,那么他一定是非常非常熟悉这两人的巡逻路线的。如果只是随机杀人,那么凶手的抓捕就很难了”连汪局都表示了很难,证明这个案子确实很棘手。

2个小时后,市局负责刑侦的唐浩队长带了十多个干警过来支援。

唐浩和汪建明见过几次,两人打过招呼,汪建明开口了“这是市局的唐浩唐队长,他是个有着十多年破案经验的专家,我以前也有幸跟唐队长共过事,他的破案能力我是打心底佩服的。现在有唐队长的领导,我们办案更有信心了!我希望我们县局的同志要积极配合唐队长的指挥,一起努力把这案子破了。下面有请唐队长指示!”

县局和市局的干警纷纷鼓掌。

唐浩长着一张国字脸,脸上自有英气。“谢谢汪局长的夸奖,我们都是同事,谈不上指示。我和市局的同事过来,主要是协助汪局破案,因为5.1这个案子已经引起省领导的强烈重视,甚至可能中央也会有批示。所以我们最能做的事情就是,迅速破案,把凶手绳之以法!”

众人齐声称是,汪唐两人都是技术上位的,官场的客套话不太喜欢讲。汪建明虽然是副局长,但是级别比唐浩还低上一级。

两人很快的进入了工作状态,唐浩并不太清楚之前发生的案件,他调查的重点是刘谢两人的人际关系排查。

汪建明说“唐队,其实在这个案件发生之前,我们县里还发生了两起杀人案,我跟你仔细讲一下”

半个小时的后,汪建明把案件的流程梳理清楚,唐浩听完,眉头紧锁。

“这么说,之前那两起案件可能跟这件案子有关联?”唐浩问道

“是,这是我的第一直觉,但是还得看证据”汪建明回道。

“这么是说你觉得赵海犯罪嫌疑比较大?为什么?”唐浩问道

“第一,几乎所有可能犯罪的人都有不在场证明,但是赵海的最特殊,他居然是在案发前就离开了本县。第二,赵海的妻子2个月前身亡,坊间流传是因为赵海那方面太无能,妻子偷情被他发现后羞愧喝农药自杀的,第三、这四个人都和赵海过梁子,因为赵海是开超市的,这四个人经常去那边白吃白拿,估计赵海为此怀恨在心第四,这四个人我们经过关系排查,平时劣迹斑斑,之前摄于刘谢两人的威胁,周边居民敢怒不敢言,现在纷纷表示这四个人死的好,也透露了很多消息。比如这个四个人经常骚扰美貌女子,周边商户,也不排除是哪个有仇恨的人下的杀手。”

唐浩点了点头,现在就是作案手法和作案动机的分析了。能在一个月内连续作案,这份心理素质赵海真的具备吗?

“赵海以前是做什么的?我是指开超市之前。”

“这个我们也调查过,赵海是高中毕业后,出去打了5年工,具体打什么工,就不清楚了”汪建明回道。

第五节

唐浩拿着笔转了起来,那支笔就像长在他手上一样,从小拇指一直转到了大拇指。这是他思考时的惯有动作,他才35岁,却已经从警12年,他破过很多大案,所以也因此升到了正处级的实权领导。如果这个案子一破,下次市局领导换人,必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他敲了敲桌子“我们开始从头梳理一下案发流程,4月16日,第一名死者付小飞被割喉,死亡地点是在育民巷,但是并没有拍到死者进入育民巷的画面,现场也因为人员太多,而被破坏。4月26日,第二名死者黄志远死在了人民广场的草坪里,但是尸检显示死者已经死亡48小时,那么证明4月24日黄志远已死,而且现场也并非第一现场,只留下了死者本人的脚印。5月1日上午,第三、四名死者出现,死亡全程被监控拍了下来,是被爆炸的汽油浇到身上活活烧死。这里有几个关键信息:1、查明,四人是所谓的哥们,互相认识。2、四人均在当地横行霸道,与多人结仇,根据走访的情况是,大概统计到是在30多个店面收保护费,骚扰过50多单身女性3、赵海妻子2个月前吞农药自杀,还没到医院就去世了4、赵海将妻子的尸体焚化后,就关了店面5、坊间传言是赵海性功能不行,妻子是偷人后被发现,因为自愧而自杀的”

唐浩说完这些,点了一根烟:“周海自4月3日之后离开宁县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宁县的监控下”

汪建明点了点头,“我曾经打过电话给赵海,因为我怀疑他并不在黄县,但是我的测试他都通过了”

唐浩讶异道:“你们有他的联系方式?那太好了!”

汪建明补充了一句“不过这次案发后就再也打不通了”

唐浩心里十分开心,有联系方式还不好办吗?让移动公司查询这个手机目前的定位!

他很快打了个电话,随后对汪建明说;“汪局,我让他们去查这一月里,那个手机号所在地”

汪建明也点了点头,心想你是市局的,权限比我大,这个方法也没什么。

唐浩随后说:“现在必须发一个协查通报了,让黄县那边的公安局配合调查”

汪建明说:“唐队,我们之前发过了,主要是让对方查询一下赵海是否在当地。结果显示,赵海确实在。”

“有调查他高中毕业后是从事什么工作吗?”唐浩问

“这个倒没有”

“好!我们直接发传唤通告,命赵海本人24小时到宁县来!”唐浩做事果然雷厉风行,从不畏首畏尾。

这些事情自然有人去办,汪建明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,这一切真的是赵海做的吗?因为现在的办案方向是默认赵海为凶手,然后把证据指向他,违背了办案的原则。但是上级的压力,下级的抱怨,所有人都希望那个凶手会被迅速抓住。

汪建明现在只是个正科级的副局长,如果这件大案一办,自己级别也可以往上提提。

可是,如果抓错了人,真正的凶手后面还在犯案怎么办?

想到这里,汪建明似乎看到自己灰暗的前程了。这个凶手为什么要挑这么重大的日子犯罪呢!

忽然警局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,唐浩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汪建明。

汪建明随后明白“唐局,我去看一下”

汪建明走到门口一看,竟然几十个人拉着横幅标语堵在公安局门口,白色横幅黑色的字,“无辜遇难者家属,强烈呼吁公安局交出凶手”“政府不管不问,让凶手逍遥法外”等等横幅,旁边一堆记者长枪短炮的拍个不停,看来是一次有计划的行动了。

汪建明走过去说“各位家属,我们公安局已经在全力侦破,请再给我们一点时间。你们出一个负责人,我们跟你负责人聊聊”

唐浩站在窗户前,冷冷的看着这一切。如果不快速破案,上面问责下来,自己吃不了兜着走。

很快,唐浩接到了一个电话,对方告诉他、赵海近一个月内手机号码并没有离开黄县。

随后,黄县的警方也打电话到宁县公安局,他们表示并没有在家里找到赵海,听到这里,唐浩心里咯噔了一下,随后对方表示会派人一直守在赵海那边,他一出现马上传唤。

唐浩马上派人调取所有案发现场录像,重点搜寻赵海的身影。虽然汪建明表示没有发现,但是他还是要再看一次。

他让黄县警方传过来一份赵海资料,上面显示赵海父母早亡,从12岁开始寄居在姑父家里,18岁高中毕业,成绩十分优秀,但是并没有继续上大学。后面去外地打工,一年回家一次,几乎呆两三天就走。25岁在宁县找了个媳妇,但是从来没有带老婆回过家,家里人也是通过电话才知道的。这几乎是26岁的赵海所有人生轨迹。

唐浩看着赵海仅有的一张照片,这是身份证上的照片,几乎所有的比对工作都是通过这张照片开始的。当然呈现在唐浩眼前的赵海图片是经过周边群众辨认过的,重新画像出来的。

相片上赵海的显得有点英俊,或许这是他能找到老婆的原因吧。个子只有一米七,体重在120斤左右,显得有点瘦弱。

圆珠笔在唐浩的手上舞蹈起来,总在最不经意间翻了个跟斗,继续舞蹈。

唐浩破案率高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沉着冷静,更因为他善于把自己带入到凶手的所处的视角,去解释这一切的合理性。

前两起谋杀,看起来更残忍,但是都没有第三起谋杀来的惨烈,被火活活烧死的这三四分钟里,这两个人死者究竟经历什么样的痛苦,而且死时的录像被反复的在电视上,网站里重复播放,这些痛苦又无数次的在他们家属身上上演。

成千上万的网友开始自发的进行所谓的推理,亦或者是在社交工具上进行各种各样的猜测,这一切都化作了对专案组对的压力。

唐浩开始注意到赵海妻子的死亡事件,对,为什么没有人注意到他妻子的死亡事件?他马上动身去赵海妻子王雁的老家,好在王雁的父母就住在宁县的郊区。

张强带着另一个市局的干警陪同前往,眼前一座两层的老旧楼房就是王雁父母的住宅。

张强先礼貌的敲了敲门,“王雁的父母在家吗?我们是县公安局的,想了解一下您女儿的情况”

见没有人回应,张强又大声喊了一遍,确实没人。

唐浩则走向旁边的一栋房子,“老乡在吗?”

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,看到都是清一色的穿警服的人,有点害怕,“警察,有什么事吗?”

唐浩礼貌的回道“老乡是这样的,我们是县公安局的,想找王雁的父母问几个问题,您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?”

那个男子见跟自己没关系,胆子也大了一点,他左右望了望“你说王国乡啊,他前些天就出去了”

在场三位警察立即竖起了耳朵,“什么时候的事?他们去哪里了?”

那个男子见这个警察的脸色变得有点严肃,反问道“我说了不会抓我去坐牢吧?”

唐浩哭笑不得,“不会的,你放一百个心吧”

男子听了这话才放宽了心,说“他们具体什么时候走的我不知道,但是一个星期前就没有再看到他们的身影了。”

唐浩大脑里瞬间闪现出无数想法,他立刻问道:“他们走之前有什么跟你们说过吗。”

男子摇了摇头,“王国乡的女儿死了后、跟我们来往次数几乎就没有了。听说他的婆娘哭晕过好几次,据说都是因为女儿被他女婿害死的原因,王国乡的婆娘几次想去找他女婿算账,但是都被王国乡拦住了。两个人就在家里吵架,这是附近邻居都知道的”

唐浩问道;“那你觉得他们有什么反常的地方吗?”

男子顿了一下,“反常?这个我到有发现!”

唐浩立马追问:“什么发现?”

“就是王国乡养的那条狗居然也不见了,按道理他就说算出远门,也会把狗放在邻居家寄养的。我也帮他养过几天,他的狗是白毛的,特别乖”

唐浩不由得心里一阵发寒,难道?

“老乡,你帮了我们大忙。”唐浩急匆匆的甩下这句话,跟张强和另一个警察说“先报告局里,我们现在马上翻墙进去!”

三人立即行动,从院墙翻了上去。留下那个老乡一脸茫然。

唐浩见这是幢2层楼,墙面贴着白瓷砖,至少有10多年的历史了。

大门上了一把锁。

好在是个对开式的木门,唐浩对两人一示意,三人同时撞向木门。

碰!

三人将木门撞开,一股淡淡的霉味传到鼻子里,里面空无一人。

“走,每个房间仔细检查”唐浩带上手套,开始对房间进行搜索。

半个小时后。

三个人脸色都有些难看,张强又差点吐了。在这个1楼的仓库里,王国乡家里养的白毛狗尸体被找到了。

狗的尸体已经腐烂,如果再晚来一个星期,可能只会剩下一堆白骨了吧。

作为爱狗的王国乡,怎么会让自己的爱犬死在仓库里?

太蹊跷了!

唐浩喝了一口水,强行把呕吐的感觉压下去了。“王国乡夫妇离奇失踪,这中间绝对有猫腻!”

“唐队,您的意思?”

“先去调查一下王国乡最近的行程,以及最近跟哪些人有联络,联系方式现在有吗?看看有没有可能发现一些证据”

“好的,联系方式我们有,但是电话已经打不通了”

“王国乡是否为失踪,我们还不能确定,但是现在可以知道的是,赵海这小子有重大作案嫌疑!看来必须立刻对他实施逮捕,我会向局里打报告。”

通缉令很快下来了。上级对这个案件很关注、基本上是一路绿灯。

唐浩回到了县局,他感觉似乎一切都明显了。但是这一切都需要强大的证据链条,否则任何怀疑与控诉都是苍白无力的。

“现场有采取到任何有价值的证据吗?”唐浩问

“现场只有王国乡夫妇的留下的指纹”刘思言回到

“赵海的指纹与脚印有没有?。”

“没有发现”

“我们调查了4月29日油桐花大道上的监控,显示是一个男子把车驾到路边停下的。他把车停稳后,就下车了。”

“查出身份了吗?”

“已经有一定的眉目了,初步认为他是一个代驾司机,因为发现他穿着的是某公司的代驾司机专用马甲,而且监控显示他也是在某个酒楼开车过来的。当然也不排除是犯罪嫌疑人故布迷阵”

“好!你们辛苦了,加快确认身份!”

“唐队,红色汽车的来源也到了,之前是在湖市二手车市场销售的,购买的买家我们也已经带到了公安局了”张强插嘴道。

“问了嘛?”

“已经问过了,那个女的的说她的车刚买就被人偷了,而且也去报过案,没想到20天后在500公里外的宁县找到了。而且她的车刚买的时候是白色的”

“盗车团伙找到了吗?这个车漆的来源能查清吗?”

这时候汪建明走了进来,“我们对湖市周边300公里所有的能换漆的修理厂进行调查,总计有15个挂牌经营的修理厂,3个私下运营的修理厂。查到共有三辆白色的宝马3系车来换过漆,整车换漆的只有一辆!”

汪建明从包里拿出来一张图片,就是这辆车。

下一章继续看乱离,正义的谋杀(二)

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金沙澳门网址,转载请注明出处:乱离,正义的谋杀(一)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